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外交流 > 留学生活
章璠瑀留学丹麦日记选登
字体【 】  编辑日期:2015-4-6    编辑:外联科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2011524            丹麦     晴雨交加+25min冰雹

        今天是去幼儿园的第二天,上班时间是9点到5点,应该说时间是比较长的,不过早上可以多睡一会,但天气不好,下着太阳雨,气温在12度左右徘徊。今天刚去,就被孩子们拉去用巨型积木搭房子,结果搭到一半突然发现忘记搭门了,蹲在里面的孩子出不来,只好把它给拆了, 孩子们倒是很兴奋,觉得出不来很新鲜。几个孩子又逼着我承认我是个只有1岁的小婴儿,都说要做我姐姐,就在被逼无奈差点承认之时,幼儿园的老师及时出现救了我。她是来叫我去图书馆的,这是丹麦幼儿园的传统,两到三个老师组织孩子们去图书馆,一是为了借些新故事书并把之前借的还回去,二是为了教孩子们怎么坐公交。

        于是两个老师加上我带着十一个孩子出发了(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去,每次只组织十个左右)。到车站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幼儿园里有个叫Anna的女孩子不会说丹麦语,她是波兰人,刚刚才来丹麦,家里也只有爸爸会说一点丹麦语,而我今天的职责就是看好她。

        本来我还以为是个难关,没想到这个孩子是个乖乖女,一不吵二不闹,也不说话,你看着她,她就害羞的笑着把小脸埋进胳膊里。(萌死了!!!)一路上她的小手都紧紧的攥着我的食指和中指,不知道是因为和我一起紧张,还是去图书馆很兴奋,她的手一直不停的在我手指上蹭,弄的我痒痒的,低低的气温让我不禁打寒颤,可是Anna软软的小手却暖暖的。出图书馆时,她嫩嫩的声音哼着波兰语儿歌,小手蹭我手指的频率也增加了,好不可爱。

       不过慢慢的我就发现,其他孩子有些“嘲笑”她。他们在游戏时推搡着Anna,她用波兰语说了些什么,其他的孩子就开始笑,然后对着她说:“Du skal sige blablablabla, og vi skal sige blablablabla til dig, haha!”(“你会说巴拉巴拉,我们会对你说巴拉巴拉,哈哈!”)虽然我知道孩子只是觉得听不懂她说话觉得很好玩,但那个孩子会不会觉得大家不喜欢她呢?

        回去后,这个孩子开始黏着我了,不过我去哪里干什么,她都拽着我的衣角,不说话,就是跟着;要是我回头看她,她就把头一低,再抬起来的时候轻轻笑着,小脸红红的。这更加深了我的担心,不过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让我的担心变成了多余。在他们准备户外活动的时候,孩子们都要穿雨衣(外面雨下的很大),比她大一些的Karoline主动帮她穿裤子、拉拉链,我本来就对Karoline印象很好(她是昨天第一个鼓起勇气和我打招呼的孩子),今天的事让我更加喜欢她了。我没有雨衣,但站在屋里透过玻璃窗还是看到了她从小车上掉下来,好几个男孩子都去扶她,有个叫Tomas的孩子还帮她擦掉脸上的泥水。看着他们跑来跑去,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傻,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们是孩子,有谁能比孩子更纯净无暇?

        因为没有雨衣,我就在屋子里画了好多好多卡通图片,正如我所料,当孩子们进来时看见这些都好开心好开心,争着抢着要给它们上色。下班时还有几个孩子没有被接走,他们做了一条项链,做了两次,第一次绳子弄断了,两个女孩子当场哭了,我就留下来安慰她们,他们做第二遍时,不准我回家,也不准我陪他们一起做,直到后来做好了我才知道那是送我的。How sweet they are

        回家的时候下起了冰雹,打在脸上好疼,这大概是这一天唯一一件不顺心的事了!




2011525           

        今天是第三天了,早上6点就要上班,尽管很不情愿,4点半的时候也从床上爬了起来。今天天气很好,温度也有17度,虽说才五点多,北欧的阳光也已经很充足了,金色的胡须绕在自行车上,随着我的影子晃动着。

         到哪儿的时候,一个孩子都没到,我和另一个老师一起为孩子们准备了燕麦粥。有些孩子父母工作时间很早,就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吃早餐。准备结束后有一个孩子已经来了,时间慢慢地走,孩子也多起来。我正忙活着帮他们泡燕麦,就听见一个家长对孩子说:“Du skal sige‘你好’til Fanyu i dag! Kan du husk det?”(“你今天要对璠玙说‘你好’,记住没?”)我抬头一看,就发现那个孩子跟爸爸再见后就向我跑来,我假装没看见,她拽了拽我的衣角说:“Fanyu, Fanyu!”(“璠玙,璠玙!”)

        Hvad?”(“什么?”)

        “你、你……”

        Hvad siger du?”(“你说什么?”)

        Jeg siger ‘你好’ til dig! Det betyder hej, det siger min far.”(“我对你说‘你好’!这是你好的意思,我爸爸这么说的。”)

        OK,OK,‘你好’ til dig også.”(“好的好的,你也‘你好’。”)我回答道。虽然她的语调很奇怪,但是我觉得好开心。

        我擦桌子的时候,可爱的Karoline又跑来了,嘴里喊着:“Jeg hjælper, jeg hjælper!”(“我来帮忙,我来帮忙!”)抢了我的抹布,端个板凳爬到桌子上去了,擦得有板有眼的,只是她的小裙子在桌子上蹭来蹭去,真不知道是她擦桌子还是桌子擦她。

        这时候波兰小可爱Anna来了,看见她高兴的和妈妈说着波兰语,让我萌发了一种想法——今晚一定要学两句波兰语!她妈妈走后,小家伙就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起来,我有种预感,她在找我。果不其然,淡褐色的目光洒在我身上,然后她就兴冲冲的跑过来,牵着我的衣角,嘴里哼着波兰语儿歌。我知道,小跟屁虫是甩不掉了,心里却暗自高兴:没想到她这么喜欢我。于是我就陪她去玩电脑游戏。与其说是电脑游戏,倒不如说是数数游戏,就是找到数字1,然后连线到2,然后345678910,连出一幅图。

        Anna找了很久也没找到1,我刚想说,另一个大一点的女孩Caisa 就跑过来拿着鼠标从1连到2,并用丹麦语对Anna说着:“Det er en her, du skal finde to.”(“这是一在这儿,你要去找二。”)看到我在看她,她又对我说:“Det er lidt svært for Anna.”(“这对于安娜来说有一点难。”)见她小老师当的那么认真,我真是忍俊不禁。Anna看到连成了一直大象在电脑上动起来,高兴的笑着,小嘴里冒着波兰语,Caisa又跟我说:“Hun taler ikke Dansk, hun taler Polsk. På se det, hun snak på Polsk!”(“她不说丹麦语,她说波兰语。你看,她说波兰语!”)我开玩笑的问她:“Kan du forstå Polsk Kan du taler Polsk?”(“你能听懂波兰语吗?你会说波兰语吗?”)她小手往腰里一插,脸上带着几分严肃:“Jeg kan godt forstå hvad sige Anna!”(“我能很好的听懂Anna讲的话!”)

         下午我一点就回来了,路上突然想起答应兰子的话,于是停下车来拍了好几张照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