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对外交流 > 域外传真
别了,欧罗巴
——2017英国、比利时访问团系列报道之二
字体【 】  编辑日期:2017-11-22    编辑:梁浩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在俄联邦航空飞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着陆,机舱内响起一片掌声的瞬间,我们又一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结束了十几小时的飞行,走入航站楼后,看见的再也不是金发碧眼,或亚麻色头发和红鼻子,而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墙上的海报也不再是英文、法文或俄文,而是亲切的中文,激动之余不免有些失落,我们终究还是告别了欧罗巴。

我们没有漂洋过海,而是穿越了整个亚欧大陆,从最东端到最西端,再从最西端返回,从太平洋西到大西洋东,从上海到伦敦再到布鲁塞尔,原来地球就这么大。

传说中,欧洲的全称欧罗巴的由来源于希腊神话,宙斯化为白牛带着欧罗巴公主来到这片美丽的土地,于是在此之后,这里就叫欧罗巴。

在英格兰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大家都很兴奋,甚至与海关的工作人员开起了玩笑,人生第一次走出国门,第一次看见大型飞机从头顶飞过。去了很多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地方:白金汉宫、牛津街、大英博物馆。

在布鲁塞尔的寒风中被冻成狗,在布鲁日的街头冷的浑身关节都在呻吟,但在街边买的一杯热巧克力以及店员小哥亲切的一句“Have a nice day.”就让全身都暖和了起来,提着一大袋巧克力,口袋里第一次装着这么多钱,感觉很满足。

在回铜陵的前一天晚上,在上海的宾馆里,我们点了很多外卖在宾馆里吃,吃到说不出话,吃到躺倒在地,但我还是有点怀念英国的那吃不习惯却与中餐完全不同的西餐,怀念那个汉堡配十几袋薯条的一餐以及早上不变的英式早餐。

很多面孔浮上眼前,阳光帅气的李导,胖胖的,话不多却勤劳能干的司机大叔克里斯,白金汉宫前坐在车里一闪而过的查尔斯王子,牛津街快餐店一本正经地问我们:“你们是菲律宾人吗?”的漂亮小姐姐,友好学校的师生们,还有和蔼的市长大人,布鲁日街头看到的中国姐姐和她当众秀恩爱的帅气外国男朋友,还有发型奇特的焦导,当然还有让张添翼哼哼了一路念念不忘的比利时女生Poloa。

很多场景涌入脑海:英国海关工作人员和我们说“你好”,将五十英镑钞票递给店员买一个1英镑的糖以此进行出国第一次消费时店员奇怪的表情,在超市取下一个搞怪的抱枕去付钱时被问“You really want this?”在英国友好学校唱歌跑调,听小学生上英语课却听不懂,硬着头皮吃下五包薯条还扔了不少喂海鸥,在比利时中学与漂亮女生聊天玩桌上足球,下飞机不忘和空姐说一身“Thank you and goodbye.”

团里大家都是perfect。代表全团形象——大方端庄得体的叶校长,喜欢开玩笑且“腿长一米八”的徐老师,已经买了十几双耐克鞋还问我“这个包好不好看”的汪老师,话不多却笑得很灿烂的柯老师,总是招呼大家来买东西的吴琼楠,有些晕车下车就精神的张伟仪,笑的很萌的缪若晗,满口“操作”,什么东西都吃的张恒,到哪都要和女生搭讪的张添翼,还有白天带着帽子不怎么说话晚上回宾馆就穿着短裤坐在地上看视频的孙啸寒。

但不管当时笑得多开心,一周的行程还是很快结束了,回到中国又要开始以前的生活。但有太多的人要去想念,太多事要去回味,太多情感要去表达。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别了,欧罗巴!”


分享到: